新闻网

新闻网

校园新闻

似水流年--政法系新生随感

2006年09月27日  08:52 来源:本站 点击: [打印] [收藏] [关闭]

    光阴带不走流水的故事,岁月抹不去记忆的伤痕,年华道不尽心情的起落。
    似水流年,流年似水。
    物是人非的伤感,过眼云烟的惆怅,镜花水月的沉寂。
    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当有心人再次推开轻掩的门扉,却不见那朝思暮想的婀娜身影,艳若桃花的梨涡浅笑时,转身的瞬间,是怎样的失落。
    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当白发人倚窗而立写尽望眼欲穿的思念,仍不见儿归来的路时,落泪的瞬间是怎样的叹息。
    似水流年,流年似水。
    含泪不语的隐痛,摇头叹息的心伤,年华已逝的追忆。
    当爱丽丝丢失了通往仙境的钥匙,是该失望而回,还是继续前进;当小孩子抓不住手中的氢气球,是该停下来哭泣,还是呆呆地看它越飞越远?也许曾经,我们就是那个丢失了钥匙而迷路的爱丽丝,也许曾经,我们就是那个抓不住氢气球而站在路边啜泣的小孩。只是我们已经长大。在那些花谢花飞,来来往往,聚聚散散中,在那些潮起潮落,停停走走,分分合合中,在那些放眼颔首,仰望低头,欢笑哭泣间,一不小心,我们就长大了。一不小心,我们已走进青春最华丽的章节,已是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年龄。
    于是,似水年华中,不再是那个偷偷穿上妈妈高跟鞋幻想长大的孩子,不再是那个眼神羞涩,总爱脸红的孩子,不再是那个听着故事才能慢慢入睡的孩子。
    似水流年中听朴树沙沙地唱着: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,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,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,如今我们早已离去在人海茫茫。似水流年中,听王菲轻吟浅唱: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,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。
    似水流年中,怀念我的曾经。怀念我留在一中的十七岁;怀念和你在高三(8)班的教室里吃过的生日蛋糕;怀念你每天早上给我带的大观楼包子;怀念你5月阳光下被照亮了四分之一的侧脸;怀念你说走吧去哪儿吃饭时温柔的声线;怀念你微笑时嘴角所裂开的弧度。而如今我们都已散落在天涯。再见,也许永远不见。
    似水流年中,想起教室窗外的那棵梧桐;想起用尽很大力气才能挤上的5路公交车;想起我贴了加内特的数学参考书和英语作业本。而如今你们都变成什么模样了呢?
    似水流年,流年似水。是叶尖上欲坠的露珠,还是石板路上微亮的晨雾?是艄公高亢的吆喝还是江南的烟波桨声?
    楼外楼,山外山,楼山之外人未还。
    雁字回首,早过忘川,抚琴之人泪满衫。
    似水流年。记住,遗忘。再记住,再遗忘。在这个循复的过程中,我们就这样不知不觉地长大了。